非正常人类

【喻黄/娱乐圈paro】我要绿我哥了怎么办?/2

·娱乐圈paro

·视角为喻队妹妹

·私设一坨,ooc严重

·感情戏不大多,沙雕

·凑活着看呗还能咋的


我哥和黄少天还有两天才回来,他们一回来大家就都要开始再次忙活起来了,黄少天和我得拍戏,哥要去做一个访谈节目的常驻嘉宾(我挺奇怪访谈节目为什么还要常驻嘉宾,哥说这个节目请到的都是他认识而且熟的明星,节目大概就是……喻文州和他的朋友!)

其实有时候我还挺想我们三个能接一部戏的,毕竟年年这样工作几个人能呆在一起的时间很少啦……

哎不嗦了,蓝过

一个人呆家里看剧本,有个桥段特别可爱

黄少天演的齐渊和我演的顾琅睡一张床啊,盖一张被子,猜猜干嘛?

猜猜呗。

盖着被子纯聊天哦。

想不到吧,纯聊哦,聊他们两个怎么喜欢上对方的。

我看着看着就想起来以前和我哥在月夜里聊天。

那时候我刚拍完和杰希哥合作的一部电影,还没上映,我哥还没拿到影帝,黄少天还没红,第一张专辑还没发行。但是喻文州和黄少天已经在一起很久很久了。

很久很久,

但是那一天是我第一次亲眼看见这个在我哥、杰希哥、叶修哥、沐橙姐姐他们口中说了那么多年的黄少天。

黄少天是来我们家吃饭的,我从二楼的阳台上远远地就看见他们了,其实我那时候超级紧张的,但是黄少天似乎比我还紧张。

他和我哥一起走过来,一直拉着我哥不知道在问什么,敲门之前硬是在门口理衣服理头发搞了很久才敲门。

挺可爱的吧。

那天晚上我哥和我都还没睡,惊奇地发现对方也来阳台吹风。

好吧,多一个人吹风也可以接受啦。

我问他有多喜欢黄少天

他说,我也不知道有多喜欢,大概少天就是我的全世界吧。

我一愣,看向他。我们爸妈从我们小时候就把我们扔给小姨,两个人到底是离异还是失踪我小姨也不知道。通常在这样的黑夜里,会是我哥对我说不要害怕,他会保护我。

他一直对所以人都那么好,对朋友好,宠粉,到红了都一直做别人的天、别人的世界。

他第一次说,有一个人,是他的全世界。

他没有看向我,还是望着黑暗中。

“我愿意帮他理床、理房间,愿意天天早起为他准备早饭,愿意在公司楼底等四个小时因为我开车就能早点送他回家休息。”

“而这一切愿意的理由,就是我爱他。”

那时候,我的鼻子有点酸,真的只有一点点酸。

“啪嗒”,是我泪水滴到地板上的声音。


咳咳,说远了。

什么?你想知道后续???

emmmmmmmmmmmm

好吧……然后就是两个人恋爱谈了好多年了,小手手牵过了,连床都上过了,见完双方亲属了,都准备好去国外扯证好好过日子的时候!

他们俩火了。

恋情正式转入地下,造成现在这种局面。

嗯,就是这样。


但是我心中的恐惧感丝毫不减。

因为这部戏里,该有的吻戏感情戏应有尽有。

“那怎么拍啊……”

“哇阿因你还来问我怎么办,你都拍了那么多次了,我第一次拍戏就遇到这样和对象妹妹演cp的情况我更烦恼吧!!!!”

“……嗯。好吧。”不好!我会觉得在绿我哥的鸭!!!!!

【鸽鸽鸽鸽,少天和我要拍戏演一对咋办?】

【就这么拍鸭阿妹】……我哥回答超不走心的耶。

【怕什么,又不是真的,我也不会在意这些事情。少天要跨界去拍戏,就总有一天会遇到这种情况,相比那些演技全无只靠颜值的小花,我还是更愿意让你和他演。】

【好哒鸽鸽,我会和少天好好拍戏的!!!】

【嗯。】

放下手机,再次开始看剧本。这个故事很有趣,名字叫《暮云》,是女主角的名,而齐渊和顾琅的支线是在主线开始甜起来的时候,虐了。因吹斯汀。

“滴”,手机震动了一下。

是我哥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那你也要帮我看好少天这个小太阳哦。】

我一愣,又开始傻呵呵地对着屏幕傻笑。







































【那当然,放心吧哥】


-tbc-

【喻黄/娱乐圈paro】我要绿我哥了怎么办?/1

·娱乐圈paro

·视角为喻队妹妹

·私设一坨,ooc严重

·感情戏不大多,沙雕

·凑活着看呗还能咋的


我叫喻文因


是喻影帝的妹妹


杰希哥说我们一家都是戏精,“喻家兄妹,一个影帝,一个影后,你们是戏精之家吧。”


我现在很苦恼……因为我刚刚接到景熙的电话说,我哥又和黄少天跑出去玩了。留下他和黄少天的经纪人郑轩蹲在酒店里发霉。


“他们两个不会说一声啊,这样我和阿轩也订机票出去玩啦!”


哦……你和阿轩…………哦,行


……你们倒是开心,等哪天被狗仔发现了,等着粉丝们刷爆微博吧。


这里介绍一下,我哥是喻文州,背台词极慢但是演的时候超带感,好像拿了一个影帝吧,一两年前,眼神戏表情感染力超足的实力派演员。黄少天是我哥的对象,谈恋爱要结婚的那种对象,是一个老火老火的偶像派的唱跳歌手啦……


这俩人看上去八杆子也打不到一起去对吧


嗯,我当初也这么觉得


事实证明我眼瞎


嗯,瞎。


不过他们出去也情有可原啦,两个人一个忙着拍电影,一个天天在录音棚里混得天昏地暗,再过会儿又要开始忙了,更没时间碰面了。但显然他们已然抛弃了我这个可爱的电灯泡女孩。


没关系,我自己窝家里看剧本。


啊说到剧本,少天和我说他接了新戏,是那种古代奇幻爱情片,他是个男配…


“对,我记得名字里有个什么齐的啊?好像叫齐什么什么的…齐什么来着的…算了算了不记得了,反正啊他的故事啊特别甜来着,我刚刚看了一大半大约五分之三吧,他和他的那个cp啊超甜,两个人特别会打架啊特别好玩啊我觉得,没想到郑轩挺会选剧本的哈,我看看……对对对,我没记错,他们两个都是会上战场打仗的那种,哇塞感觉像神雕侠侣耶……女孩子家还特别喜欢红衣服,然后我扮演的这个角色就一直出门就买红色的衣服,出门就买…诶呀我好喜欢他们这一对呀太甜了……”


那厢黄少天还没说完,我忽然就愣住了……等等吧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红衣服?!


翻开手边宋晓给我的剧本一看。


“少天”


“诶怎么了妹子”


“你演的那个角色是不是叫齐渊?”


“我看看啊……对对对是齐渊诶阿因你怎么知道啊……”


“我接了一个角色叫顾琅。”


“啊所以呢?????顾琅这名字不错啊顾…等等,顾琅?”


“对,顾琅”


“…………我这戏已经接了啊”


“我也接了啊……”


“………”


黄少天挂电话了。


我是不是要绿我哥哥了?我这样想。


现在推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


忽然,我的手不受控制地点开了手机,拨打,嘿通了。


“少天?”


“……”


“嫂子??嫂砸??”


“干嘛……”


“你干嘛呢?”


“我觉得这样拍戏对不起文州鸭”


“没事,又不是真的绿我哥”


“昂,那阿因你找我什么事鸭”


“没什么,就是想告诉你个事,你心情从震惊缓过来了吗?”


“嗯,你说吧说吧说吧说吧文州快烧好饭啦我没空和你尬聊啦我…”


“齐渊和顾琅是BE哦”


挂断,关机,完美!




我叫喻文因


我被我哥抄家了,准确地说,是被我哥指派过来的景熙小天使抄家了。


“文州说,黄少天和你打完电话之后就去看剧本了,看着看着,就哭了。”


……我无罪啊


“关键是你打的电话。”


……我有罪吗?


有。我哥用行动告诉我。有罪。


粉丝们,请你们想象一下你们天天喊苏的声音,在电话那头说…


“间接弄哭少天,五年起步,最高无期。”


“那你可能会直接弄哭少天哦你没罪吗my dear brother?????”


“驳回,那是两方皆受益的体育活动,你这个剧透不是。”


………行,喻文州,你狠。


-tbc-




想问问各位大佬们,和朋友想买本书(……一本的最吼啦)

有什么推荐吗!!!!!

占tag歉QAQ

……好久没画了诶
其实一开始有样本,后来再画就找不到了………………∠( ᐛ 」∠)_

我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巍巍的霸气坐姿………
果然是白切黑,黑袍版巍巍
是显巍镜无疑了∠( ᐛ 」∠)_
我:镇魂女孩→巍澜女鬼→显巍镜

嘉与世

今天,上语文课的时候,老师讲到‘嘉’这个字

“嘉就是美好的意思”老师敲了敲黑板

他坐着,从我那个动漫主角位只能看到黑板上的嘉和敲着黑板的黑板笔。

忽然鼻子就有点酸

我不是嘉世,又或者是叶神二翔的粉。对他们了解也只是停留在知道事件发生经过的流程。

但是我看着那个大大的嘉,耳畔回响这老师的那句话……“美好”

嘉世嘉世,美好的时光啊。

想哭又哭不出,台上的老师还在讲,我一边听一边觉得胸口闷闷的。

下课去找朋友,我说,上课你听见那个嘉字了没

她看着我说,听了啊

我说,嘉……

她苦笑着说,嗯,嘉世

嗯,嘉世。




嘉,美也。从壴加聲。

世,三十年爲一丗。从卅而曳長之。亦取其聲也。


摘自《说文解字》




来自一个不是嘉世粉的记录


我不是嘉世粉,但是那一刻,我爱上嘉世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也感谢每一个爱全职的人给我带来的美好。

论神的头发是怎样奇妙的存在

源于生活的一个脑洞
作为一个锤基女孩,有着和基妹长短一样的黑发是很开心的。就在我和我基友(她短发)炫耀的时候…她说
“不,你的头发没有Loki那么油。”
??!!!
然后我就开始了我一个半星期不洗头的伟大实践——
我忍不住^_^(真的好难受啊不洗头!!!而且根本看不出三公主那种效果好吗!!!!!
难受=(
我们这种凡人果然就是和神不一样
悲伤=(
所以Loki的头发是怎么那么油的…(问假发道具师啊(喂
不洗头吗?!
如果是洗的话,我真的很想知道是什么牌子的洗发水

脑洞延伸:有没有大神太太想写写这个梗的(对我特好奇锤哥不会觉得基妹的头油嘛……天天呆在一起

{占tag歉qwq}

今天,霍金决定亲自去宇宙的深处探寻真理与奥秘。
他回到了他应该属于的地方。
今晚,我抬头看向天空,一定能看见黑夜中最明亮的一颗星。

震惊!!!某英文习题册上竟出现…!!
Li Dong 是我哥哥的好朋友,他们经常一起打牌:-D
大家好我叫杨小惠#%*#%

【喻黄/AU】身处迷宫


*【AU】移动迷宫3
*这是文州的生贺
*有角色死亡,BE预警
*设定:
喻文州——托马斯
黄少天——纽特
叶修——盖里
王杰希——米诺
楚云秀——特蕾莎
*因为按电影剧情以及人物来改变,所以有点ooc
*我还改了一些剧情来着的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虫爹与大家√
*这里是鱼儿√
*好了如果没有什么问题就gogogo吧

1
从城市回来之后,喻文州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黄少天几乎可以几乎可以确定,喻文州这样子绝对是因为叶修在城市里通过望远镜给他看的东西引起的——他不用看就能知道,绝对是那个背叛他们的死女人。
现在他们坐在桌边,“只要这个办法,文州你要是不肯,我们谁也没办法把杰希救出来,这点你肯定比哥我还清楚。”叶修无奈地摊手。
“我……”喻文州鲜少地迟疑了,“我得想想……我”
他还没有说完就被黄少天打断了,“喻文州你果然不止是为了杰希才来的吧!你心里是不是还是想着楚云秀啊!你说啊!,”黄少天从椅子上蹦起来,一把抓住站着的喻文州的衣领,直把喻文州抵在墙上,“说啊你!”
“不,少天,我…”
“Don’t lie to me!喻文州!”黄少天死死地抵着喻文州,两人的鼻尖都快要碰到一起。
空气寂静。
所有人都看着黄少天——这与他的一贯作风太不像了,黄少从不随意发脾气。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黄少天伸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抱歉”,向门外走去。

-楼顶-
“少天。”喻文州远远地就看见了坐在边沿上的黄少天。
黄少天斜对着他,面朝向围墙之中的城市,两条长腿在空中荡来荡去,“怎么了队长?”
意料之外的少言寡语。
喻文州没有回答什么,只是默默走到黄少天身边,盯着黄少天的脸。
“看来是瞒不住队长了,不过我本来就没想过能瞒住队长你啦,我就说怎么最近有点不舒服…”黄少天悄悄地看了一眼喻文州后又转过头继续看着前方,“队长也发现了吧……”
他轻轻地拉开右手的衣袖,“我…我很不想承认,不想面对,但是似乎,我感染了病毒,文州。”
“少天…”“文州,我们得快一点,我想看见王杰希。”黄少天低下头,无言。
耀眼的阳光铺散在两人的身上,时间仿佛就凝固在这一刻。
直到黄少天再一次开口,
“What’s that between us?”【在我们之间的到底是什么?】
其实他想要听到一个单词,一个L开头的单词,一个四个字母的单词。
大概在几秒之后,黄少天似乎是察觉到对方的犹豫,摆了摆手,
“Oh,just drop it”
”少天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我们肯定能拿到血清。”
“……嗯”
太阳稍稍移动,楼顶上的两人一坐一站。
终是无言。

2
实验又失败了,楚云秀呆呆地站在路口等红灯。
她明明看见那个小女孩已经好起来了,却,却还是情况失控了。
她稍微回神,忽然看到对面同样等待红灯的人群中,有一个穿连帽卫衣的人,帽子下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她,那是她最熟悉的一双眼睛。
喻文州!他怎么会在这里!
而喻文州在确定她看到自己后,就转身向地铁里走去。
红灯转成绿灯,楚云秀焦急地向喻文州的方向快步走去。
穿梭在人群之中,她想找到喻文州,然后,告诉他,她不是故意的。
找不到了,楚云秀茫然地看着周围。
忽然,她又看到了喻文州,站在人群之外,静静地看着她。
随即,又转身继续走下去。
在叶修带他们来到城市的那个走廊,楚云秀停下来了,她看见喻文州拐进了这里。
她刚刚走得有点快,现在定定地站着喘气——
她背后好像有人,
回头,看到的是喻文州的脸。
“文州!你怎么会在这里!”
没有回答。
“文州,你听我说,我这样做是为了救那些感染病毒的人,我相信WICKED这样的做法是可以救很多感染者的……”
“我们要救王杰希,”喻文州面不改色,“我们要进入WICKED大楼。”
“不,你们,你们不可以这样做,你们也进不去的!”楚云秀盯着喻文州摇头道。
“所以我们来找你。”喻文州微微仰头。
“不,我不会…”楚云秀话还没有说完,一个黑布套就从身后套在了她的头上。

-围墙外一房内-
“哈……”楚云秀头上的布袋被拿掉,黄少天摆弄着布袋走到喻文州身边一个空位坐下。
这是一个废弃了的教堂,楚云秀坐在一张椅子上面对着昔日的朋友们。
“你们要做什么?!”楚云秀死死盯着眼前这群人,“等等叶修,你,你你不是死了吗,怎么…”
“不要岔开话题我的大小姐。”叶修打断道。
楚云秀闻言就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看着喻文州。
叶修拎了把椅子坐在楚云秀面前,“别看着他了,他不会帮你的,看着哥,好好回答哥问的问题啊。”
楚云秀向叶修身后看了一眼,喻文州果然没有动作,头撇开不看着她。他身边的黄少天修长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椅子的把手。
“……问吧。”
“我们怎么样才能进入大厦?进入实验室,嗯?”
“你们进不去的。”楚云秀看着叶修,“要有我的指纹。”
“那也并不是要你这个人,只要你这个手指也可以…”叶修的手轻轻地划过摆在桌子上的手术刀。“叶修你!”
“行了,你知不知道王杰希具体在哪?”黄少天打断了两人嚣张跋扈的对峙。
“……他和免疫的人都在地下三楼。”楚云秀顿了顿,“但是即使你们有我的指纹你们一进大厦就会被发现…”
“哥知道,芯片是吧,帮哥几个弄出来。”
楚云秀瞪大了眼睛,惊异于叶修几人居然会知道他们体内植入了芯片。
叶修说完话之后,顺手丢给了楚云秀一把手术刀,“快点,别磨蹭。”

3
早晨,楚云秀如往常一样走进WICKED大楼的大门,只不过身边跟了一位全副武装保安样式的人。
那人在走过立式扫描器时顿了一顿,随即又迈着坚定的步伐向前走去。
没有警报。
两人继续向前走去,迎面走来另一位同样装扮的保安——
似乎是确认了彼此的身份,那个人转身与他们一起向前走去。
步速很快,三人马上就拐进了一个转角,继续快步在走廊中向前走去——在一玻璃之隔的室外,一位闲逛的同样服饰的人在看到他们之后,通过玻璃门与他们汇合。
在一扇门前摁过指纹之后,四人闪进门内。
除了楚云秀的三人纷纷揪下头上的面罩——喻文州,黄少天,叶修。
喻文州和黄少天在楼梯上向楼下望去,“诶你们等等,这个哥应该能搞定,”叶修拆开墙上的配电箱,着手开始处理电路。
约莫两分钟之后,叶修关上电脑,“啪”得一声关上配电箱,“OK,go go go!”
闻言,徘徊在楼梯口的两人戴上面罩,立刻就冲了下去,楚云秀和叶修随即跟上。
踢开门,一顿扫射之后,三人环视四周,四周有一些门——也许王杰希就在某一扇门之后,而楚云秀则是直接走向位于中央的电脑控制系统。
迅速地打开一扇门,黄少天另一只手扯下面罩,看着门内面露惊恐的表情,甩了甩头发,“快点出来,我们来救你们的。“
说完,黄少天向他们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回头不经意看见此景的喻文州那时还不知道,那时他所看到的笑容,是他对‘少天灿烂的笑容’最后的印象。
当所有门都打开了之后,黄少天与喻文州面对面站着,他们的眼神相汇——
“没有。”
“没有。”
两人同时看向楚云秀,“王杰希呢!”
楚云秀挑眉,“怎么会…”手指在键盘上敲打,“嗯…他被转去了…实验部的监管地区?!”
喻文州再次套上面罩,“我去找他,少天你在这里等叶修拿到血清…”“不要,我和你一起。”
喻文州看着眼神坚定的黄少天,无奈地摇了摇头,“不,少天,少天你不能有事…”
“一起去!”黄少天抓住喻文州的手,“我和你一起。”
两人静静地对视着——
喻文州抓起黄少天的手,向门口走去,“叶修你按计划做,血清拿好,云秀你和我们去就杰希。”
黄少天紧紧地抓住喻文州的手,和喻文州一起,向门外走去。

4
“王杰希!!”
黄少天和喻文州两人一边在实验部里狂跑——他们刚刚被肖时钦一行人发现,现在正在实验部乱窜,时不时和身后的追兵交火。楚云秀在把他们推进实验部随即关门后不知道乘乱去了哪里。
与此同时,躺在手术台上刚有些清醒的王杰希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后眼眸一亮,这是他在被俘进入WICKED大厦后最清醒的时候了,他受了太多的折磨,他的兄弟终于…终于来找他了吗……
握紧手中顺手偷来的簪子,在医生靠近时猛地出击——直至冲出实验室的门口,王杰希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他停顿了一瞬,向叫喊声传来的方向跑去。

黄少天与喻文州躲在拐弯的墙后,抓住几秒钟的休息时间——再次解决几个拦路人之后,突然又出现了一个人横在通道口。
两人的弹药已经用尽,显然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对手有些措手不及。
那人发现两人之后立即端起枪,但忽然,一个身影从一旁冲出把他打倒,“滚吧你!”
可能是以为喻黄两人也是WICKED的人,那人刚准备一拳打上去的时候,顿住了。
“文州?少天?”
“杰希?”
“王杰希!”
三个人紧紧抱在一起,他们真的以为再也不能相见了——他们一起逃出迷宫,一起经受烈日的审判,现在,他们终于可以一起面对最后的结局了…

随后,三人在肖时钦的围追堵截下,被堵在了一间房间里。
“现在怎么办?”王杰希和黄少天一起推倒一个柜子堵住门,一边问到。
喻文州透过落地窗向外的水池看了看,“我想…”
“不会吧,队长你疯了吧你…”黄少天话未说完,门已经被撞开了一条小缝“砰”。
三人刷地一下齐齐看向门,“没时间了…”王杰希摇头道。
“所以只有这样了……”喻文州稍带笑意的眼睛看着黄少天,“来吧。”

就在门被撞开时,黄少天喻文州王杰希三人已经用钢化罐砸开了玻璃,一齐跳了下去——
“Oh my god!”
“文州!”
两声叫喊声之后,
“砰!”三人跳进了水中。
赶到玻璃窗旁的肖时钦向下望去“你们三个!”眼神一冷,向身后的手下吩咐道,“全城追捕。”

5
救叶修的那群人攻入了城市,叶修也找到了三人,但是他们目前最要紧的事就是去拿血清。
原来叶修得知苏沐橙没有接到喻文州黄少天一行人之后,就把血清交给了苏沐橙保管然后自己一人来找三人。
“杰希,叶修,你们先去拿血清,我和少天走在后面。”喻文州扶起因为病毒已经无法自己站立的黄少天,喻文州把头更加凑近黄少天,“少天,撑住。”
“文州,”黄少天喘着粗气,从自己脖子上扯下一个挂坠,“拿着!”
喻文州伸手却没有接,“少天…”
“我说拿着!!”黄少天把挂坠塞入喻文州的手中,嘴角顺出一丝黑血,“文州…把我留在这里…快点走…文州…”
“少天,马上就好了,来,我架着你走。”喻文州握紧手中的挂坠,再次架起黄少天向前走去。

黄少天的步伐越来越虚,最终一个没站稳,直直地向地上摔去,驾着他的喻文州没有准备,也被带倒到地上。
“少天,少天,振作点,我们马上就到了……”喻文州试着再次架起黄少天,无奈黄少天已经脱力,喻文州的几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少天……”喻文州紧紧抱住黄少天,眼中满是恐惧。
“文州啊…快走啊文州……”黄少天推开喻文州,他怕,他怕很快他就会发病,文州可不会喜欢这样的他啊,想着这些,黄少天手已经摸到了别在胯边的匕首。
“少天你再等一下…就一下…”喻文州看着怀里的黄少天已是满嘴黑血,手不受控制地颤抖,“少天…”
“Kill me,dear”黄少天把匕首塞进喻文州的手,然后握住喻文州的手向自己的心窝刺去。
“少天!”喻文州惊异于黄少天的做法,瞪大了眼,手上使力抵抗黄少天。
就在这时,广播响了,
“文州,我知道你可能不再相信我,可是,我发现了,你的血才是真正的解药。也就是说,文州,你的血可以,可以救少天。所以,来WICKED大厦吧,请快一点…”广播忽然又停了,估计是因为进攻的人群的破坏。
喻文州直起身听广播后,愣住了,按照楚云秀的说法,他……之前救了沐橙,那,少天……
忽然,他感到身后有人站了起来——
“少天!”
就在喻文州回头的瞬间,他想了很多。
他想,少天可能是发病了;他想,少天现在可能已经无意识了;他想,少天可能会杀了他吧;他想,少天可能忘了他们彼此相爱;他想,他不想失去少天。
他想,他爱黄少天。
然后,他就看到了发病的黄少天。
他们扭打在一起,忽然黄少天发力,直把喻文州推得向后连退几步。
那刻喻文州感觉到了一丝奇怪,好像黄少天的眼里又有了他熟悉的感觉。
喻文州的反应是,黄少天可能靠意志力稍微搏回了一会的清醒。
随后的反应就是,少天握住了我的手。
最后是,少天,好像,自杀了,为了不在失去意识的时候杀了喻文州。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扑到自己怀里握着他的手把匕首刺进自己的身体里,然后缓缓地在喻文州怀里向下滑去……
“少天!”
喻文州连忙把黄少天放平在地上,手僵在插在黄少天身上的匕首旁。
他的手颤抖着,“少天……”
而黄少天,仿佛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轻轻地吐出一声,
“文州”
全然寂静。就两个字,黄少天只留给他了两个字,但是这两个字包含着太多,太多。
喻文州坐在黄少天的身边失神,眼神有些恍惚地看着黄少天。
随后赶来的苏沐橙站在一旁,对黄少天的突然离去有些接受不了。
叶修和王杰希匆匆赶到,看到的,却是喻文州颓废的背影,和安静的黄少天。

6
“我是喻文州。”
“我是黄少天。”

“我在迷宫里醒来时第一眼就看到了黄少天。”
“我在迷宫里迎接新人。”

“我后来和他一起逃出了迷宫。”
“我跟随他一起走出了迷宫。”

“我们一起经历困难的时刻。”
“我们一起经历困难的时刻。”

“我想和他过一辈子的。”
“我想一辈子追随他的。”

“但是最终我没能救活他。”
“但是我最终还是先离开了他。”

“我们有过誓言。”
“我们有过誓言。”

“我们将追随彼此一辈子。”
“我们将追随彼此一辈子。”

“他做到了。”
“我做到了。”

“我……”
“他也做到了。”

“最后,”
“最后,”

“我爱黄少天。”
“我爱喻文州。”

7
喻文州最后去找了楚云秀,她给他了一管血清,说是能救黄少天。
最后楚云秀拼劲全力把他推上飞行器,自己却葬生火海。
他昏迷的前一刻在想,他现在还有什么呢。
——
喻文州是在一张简单的木床上醒来的,他走出门,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带离了城市,带离了WICKED。
他了解到,幸存的人们来到这个远方的小岛,重新建立秩序。
他从王杰希那边拿到了,据说他昏迷是还紧紧握着的挂坠。
挂坠里有一封信,
黄少天写给他的,
这是我有记忆以来写的第一封信,当然我不记得进迷宫前写过没有。但既使这不是我的第一封信,也应该是最后一封。我想让你知道,我不害怕。至少我怕的不是死亡,而是遗忘。我怕病毒夺走我的记忆,这才是我最害怕的,所以我每晚都大声念出他们的名字,我像做祈祷一样,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记忆就像潮水般涌来,都是些小事,比如夕阳沉下高墙前,余晖挂在林间空地的那一刹那。我还想起了杰希炖的菜,想不到我会这么怀念那东西。
我也记得你,记得你被装进笼子送进来,那时你惊慌失措,连名字都不记得。但从你冲进迷宫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会追随你。我做到了,我们都做到了。如果一切能够重新来过,我还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而且我也希望,当你多年后回首往事时,也会说出同样的话。未来在你手中,文州你一定能找到正确的道路,你有这个能力。帮我照顾好大家,也照顾好你自己,你值得拥有幸福。
谢谢你让我的世界精彩。
再见,我亲爱的文州。
黄少天。

喻文州站在沙滩上,手里握着挂坠和血清。
他对未来有些迷茫,他失去了黄少天,他已经没什么能再失去了的。
他知道他绝对不会忘记黄少天的。
喻文州慢慢地坐下,把挂坠放到嘴边轻轻地吻了一下。

少天,
That’s love.【那是爱。】



-The End-

————————————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急忙中赶出来的生贺可能有些不足大家还请多多指教
不知道大家发现了没有,文州最后一句话其实是一个答句啦,回答黄少之前的问题ww(√我还特地翻译了来着的嘿嘿嘿)
最后,作为一个喻吹,祝喻文州十八岁生日快乐!!!
大家下次再见୧(๑•̀⌄•́๑)૭